天草四郎时贞_天草四郎萌娘百科_天草四郎岛原之乱

如果是玩过一款经典游戏《侍魂》的人,一定会对游戏中出现的一个衣着华丽,手持宝珠的人物印象深刻,这个人物的名字也让众多的游戏迷铭记在心:天草四郎时贞。但很少人在游戏之余去了解这个人的历史背景,天草四郎是江户幕府初年的那场大规模内战——岛原之乱的领导者。这场号称“幕末维新以前最后的内战”的战乱因此也被称为“天草一揆”。

本 名:天草四郎

这起战乱的发生具有复杂的背景,夹杂着宗教战争、百姓一揆、浪人武士反乱等种种因素。事件的发生地九州的岛原和天草两地,这两地之所以会成为战乱策源地,与两地在江户初期的领主政策密切相关。

别 称:益田四郎、天草时贞

先说岛原,岛原位于九州肥前一地的岛原半岛,领主为松仓氏。这里原本是著名的天主教大名有马晴信的领地,所以,在岛原有相当一批领民加入了天主教。在有马晴信死于冈本大八事件以后,幕府于元和二年(1616)将大和国五条藩的4万石大名松仓重政转封到这里,为岛原藩主。松仓重政是一个奇怪的人物,他总想做些超越能力范围的事。虽然岛原只有四万石的领地,但他在上任以后,却大兴土木,先废弃原本的日野江城,驱使领民修筑新的岛原城(在今长崎县岛原市),把日野江城的石料运输到岛原,修了一个十万石大名规模的城池。修城进行时,他又驱使百姓去修筑防波堤。在幕府安排江户城“手伝普请”时,他一反一般大名承担越少越好的心态,主动要求承担和自己领地收入不符的重工程量,领主要面子,苦了老百姓,岛原藩的领民承担着几倍的年贡和劳役,日子苦不堪言。

所处时代:日本

松仓重政对天主教一开始并不十分压制,作为九州大名,他还希望利用天主教获得贸易利益。但在宽永二年(1625),他拜谒了将军德川家光以后,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或许是幕府对他施加了禁教压力,也或许是他又犯了好面子逢迎幕府的老毛病,开始大规模禁教。他采取种种酷刑迫害教民,如在脸上烙上“吉利支丹”的字样,或者切落手指,甚至把人丢在云仙岳的温泉热水里。对于交不出年贡的信徒尤其残苛。松仓重政还突发奇想,要去“征服”天主教的“大本营”吕宋岛,为此还向幕府申请大规模在领地内征发军役,这一提案因为他本人在宽永七年(1630)突然死去而告寝。不过,岛原的领民们并没有熬出苦日子,松仓重政的儿子松仓胜家对领民的苛政比其乃父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民族族群:大和族

图片 1

出生时间:1621年?

天草和岛原的情况大致相同,这里原为天主教大名小西行长的领地,领地4万石。小西行长因在关原参与西军对抗德川家康,战后这里被转赐给东军的肥前唐津藩主寺泽广高,寺泽家的领地因此达到12万3千石。寺泽原本也是天主教大名,但后来弃教。在宽永六年(1629),寺泽广高也突然加强了迫害天主教的力度。且按照寺泽广高的计算,天草一地的石高为42000石,包括田地37000石,桑、茶、盐等经济收入5000石,实际上的产出只有估计的一半,在岛原之乱以后,幕府派来的管理天草的代官铃木重成推动重新检地,结果只有21000石,为此铃木重成还不惜切腹向幕府诉请年贡减半。寺泽的计算意味着领民承担着两倍于承受能力的租税。寺泽广高死于宽永十年(1633),其子寺泽坚高也延续了他的政策,继续严厉推进幕府的禁教令。

去世时间:1638年4月12日

除了禁教和压迫领民以外,这一地区还存在幕府意想不到的危机。有马晴信和小西行长死后,他们的原家臣手中的领地也被剥夺,转给了松仓家和寺泽家手下的新领主,他们成为没有生活来源的浪人,无论是出于为旧主复仇还是出于为自己争取权力,他们都有理由起来反抗幕府。平户的荷兰商馆馆长库凯巴凯尔(Nicolaes
Coeckebacker)就在给巴达维亚的东印度公司总督报告中写道:“原来领主的旧家臣们被夺取了收入,都成为百姓,生活非常穷困。虽然他们名为百姓,但实际上却是能熟练使用武器的士兵。”最后一句话极其重要,这些人在这次暴乱中成为决定性的中坚力量。

天草四郎——九州岛原之乱领袖

天草四郎,某些记载中也写作大矢野四郎或者江部四郎,据考证,他原本的名字应该是益田,乃是小西行长的家臣益田好次之子。本名益田时贞,父亲益田好次是小西行长的家臣。后来时贞被过继给天草甚兵卫,改名为天草时贞。天草自小聪颖过人,有神童之称,且外表俊秀。有一位相士曾对天草说:“阁下面相尊贵,本应掌握天下,只可惜生在德川时代,难成大事。”
关原合战后小西行长被斩首,领地遭改易,家臣们纷纷四散成为浪人,据说四郎时贞从小就居住在长崎港,虔诚地信奉天主教,并向旅居日本的荷兰人学习过西洋医术——所谓神通广大,能活死人,肉白骨,大概不是完全的空穴来风吧。

且说板仓重昌来到岛原城中,集合了包括松仓胜家、锅岛胜茂、有马丰氏等周边诸侯,集合兵马,向岛原城发起了猛烈进攻。重昌一开始并没有把一揆放在眼里,认为那些作乱的农民无拳无勇,根本不懂打仗,如何会是幕府军的对手?然而一连发起两次总攻都未能得手,己方反而损失惨重,重昌不禁涔涔汗下,意识到原城中定有深通兵法之人存在。

北九州地区乃是天主教传播的中心区域,战国后期有大量平民甚至武士都皈依了天主教,这些人在“大殉教”后都被迫潜伏了下来,趁著这次动乱再度抬头。因此固守岛原城的并非仅仅数万农民,其中也掺杂了很多信奉天主教的浪人——四郎时贞首先是这些浪人们的领袖。

翌年是宽永十五年,元旦之日,板仓重昌硬著头皮发动了第三回总攻,却在岛原城下身中流弹而亡。一揆因此士气高昂,到处都传说著岛津、伊达等强藩将在呼应而起,一举消灭迫害天主教徒的德川幕府的谣言。而将军家光则又派来了第二名联军统帅,那就是一门众重臣松平伊豆守信纲。

松平信纲素有智谋,人称“智慧伊豆”,他在仔细观察了前线形势以后,认识到岛原城防御坚固,一揆作战英勇,绝对不能硬打硬攻。于是信纲就指挥着黑田、锅岛、立花、细川、水野、有马等十数家诸侯联军,从陆路将岛原城牢牢地封锁住,断绝补给,想要把一揆全部困死,饿死。

四郎时贞还期望长崎的荷兰人前来救援,然而在松平信纲的指使下,荷兰炮船却于一月十一日开到岛原城附近的海面,然后向城内连开数炮。这一方面是告诉城内一揆,海上也已经被幕府封锁,休想有一个人可以逃走,另方面也是希望从心理上瓦解一揆的斗志——天主教有何可信?上帝又有什么用?同样信奉所谓“上帝”的荷兰人,不也是你们的敌人吗?

松平信纲的策略取得了效果,岛原城中粮草越来越少,一揆被迫开城夜袭幕府军阵营,因为信纲早有防备而遭到惨败。不仅如此,松平信纲通过审讯俘虏,了解了城中的内情,遂于二月二十八日展开了第一次总攻击。

在一揆势的拼死抵抗下,幕府军付出了死亡三千人,受伤上万人的重大代价,然而岛原城终于还是被攻陷了,城内剩余的两万余人,不论男女老幼,全都遭到残酷的屠杀——四郎时贞(其本人一说当场战死一说被俘后遭火刑烧死)等人也在其中,几乎没有一人能够逃得性命。

宽永十四年(1637)十月,由于岛原一地大旱,粮食歉收,松仓胜家却不肯减少年贡,反而以筹集参勤交代的资金为名加倍搜括,甚至征收炉税、窗税、墓穴税、棚税。如果农民完不成交纳,就追究负责年贡收取的庄屋的责任,庄屋的妻子、女儿一律押为人质。口之津村的庄屋与左卫门的妻子身怀六甲,因为完不成年贡,被领主浸入水牢六天,一尸两命。到十月二十五日,愤怒的农民就揭竿而起,杀死了代官林兵佐卫门,发动一揆。岛原藩慌忙发动镇压,讨伐军在深江村与一揆势力接战以后,因为兵力疲劳退回了岛原城内,藩方决定把武器发给领民协助镇压,这反而让更多的领民操起武器加入到了一揆方,以至于越镇压,暴乱越大,岛原城下町被延烧一空,岛原藩的局势已经无法控制了。

图片 2

肥后天草方面,原属小西行长和有马晴信、加藤忠广等九州大名的武士聚集起来在天草汤岛召开了秘密会议,一致同意推举16岁的益田四郎时贞为首领,这位16岁的少年就是赫赫有名的天草四郎,他是小西家臣益田甚兵卫的儿子。为了让他的领导能力更有说服力,小西的家臣们为之编造了不少的“神迹”,包括将圣经里的耶稣令盲人复明的故事移植到这位少年身上,通过神来组织起因饥饿和劳役被迫反抗的领民,据说他们高举十字架配合岛原一揆,于十一月十四日的本渡之战中击杀富冈城代三宅重利,并一度攻下了唐津藩的主城唐津城的北丸。在攻打本丸时,因对方防守牢固,一揆势力放弃进攻,转向岛原,与岛原的一揆势合流,进入已经废弃的原城防御,形成了以小西行长旧臣为中心,有马等旧臣为辅佐,由自下而上的一揆组织为基本形式(一揆,原本指的就是自下而上通过誓约等形式组成的联合组织,后代指暴动,反乱),以宗教为结连手段的起义队伍,总势力约达37000多人,其中大约有一半,也就是14000人为战斗人员,另一半则是妇女、小孩等非战斗人员。

对于这一一揆,幕府一开始并不在意,认为只是普通的百姓一揆,幕府命令三河国深沟藩主板仓重昌为讨伐军主帅,动员九州一地大名出兵包围了原城。对于这一任命,深受家光信任的柳生宗矩据说提出了反对意见:“以深沟藩一万余石这样的小大名,统帅九州一群大名,威望不足,正乃取败之道。”不管柳生宗矩是不是真的那样目光如炬,这一评价当真是恰如其分的。原城这一座废弃的破城异常难攻。板仓重昌指挥下大军完全拿不出士气,在十二月十日和二十日连续发起了两次总攻击,全部被城内的一揆势打退。焦急的幕府决定再派幕府老中松平信纲前来督战。板仓重昌急于在松平信纲抵达战场之前证明自己的能力,于是在宽永十五年(1638)元月一日发动第三次总攻击,这一次,他为鼓动士气,一马当先,不幸阵亡,幕府军丢下4000多具尸体狼狈逃跑。

松平信纲赶到岛原以后,立刻组织增强兵力。除正使松平信纲统率1500人、副使美浓大垣藩主户田氏铁统率2500人,岛原藩2500人,唐津藩7570人外,发动备后福山藩水野胜成5600人,筑前福冈藩黑田忠之18000人,筑后久留米藩有马丰氏8300人,筑后柳河藩立花宗茂5500人,肥前佐贺藩锅岛胜茂35000人,肥后熊本藩细川忠利23500人,日向延冈藩有马直纯3300,丰前小仓藩小笠原忠真6000人,丰前中津藩小笠原长次2500人,丰后高田藩松平重直1500人,萨摩藩岛津家臣山田有荣1000人。几乎全部的九州大名都被动员起来,总数达到125000人之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