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坚如是怎么进行暗杀行动的 事后的结局是什么

暗杀行动

两广总督衙门地下响起惊天爆炸声

史坚如与邓荫楠受命后,立即赶赴广州。起初,史坚如按计划积极部署广州武装起义。史坚如与其兄史古愚拍卖了各自名下的一部分家产,作为起义经费。为了实现议定的“腹背夹击,夺取广州”的计划,史坚如利用广东清军内部矛盾,交结了一批旗人,策动他们进行兵变;同时,他又联络了广州城外的一批会党与绿林,约定时间,在广州成内旗人发动兵变时,聚众向城内进攻,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广州城。史坚如将广州举义的日子定在夏历七月。

图片 1

但是,到了预定举义的日子,准备起义使用的军械却因故还未运到。起义计划全被打乱。后经史坚如紧急到各方面斡旋,方决定起义计划延期举行。然而在这时,惠州起义却因泄密而被迫先期发动了。原来,郑士良、黄福等人到惠州三洲田召集会党,部署起义。不料消息走漏,引起清官府注意。清两广总督德寿讯大惊,急忙调派大队清军前去弹压。郑士良、黄福等人只得于10月8日在惠州仓促起事,与前来镇压的清军鏖战多日,因准备不周,饷弹两缺,渐渐不支。惠州起义军处境危急。

广州起义浮雕

图片 2

1900年10月28日,清光绪二十六年九月六日,深夜。清政府统治下的南国广州城,笼罩在一片阴森恐怖的夜色中,几盏昏黄的路灯照着狭窄肮脏的街道,行人绝迹,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清兵在城内城外巡逻。在广州城中心的两广总督衙门更是戒备森严,岗哨密布,刀枪林立。

史坚如在广州听到惠州起义军处境危急的消息,忧心如焚,想方设法要解惠州起义军之危。他想,若等到预定日期再在广州发动起义,那时惠州起义军定已失败多时了。不如立即实施暗杀,将广州的几个清廷大员除掉,使敌人群龙无首,恐怖惊慌,造成广州城的混乱,打乱清方的部署,瓦解清军的军心,并鼓舞革命党人与起义军的士气,使得郑士良能在惠州站稳脚跟,从容发展。

此时,以北平为中心的中国北部正被八国联军侵占蹂躏。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于1900年8月14日仓惶逃离北京,于1900年10月26日逃至西安。中国南部形势也很不稳。在广东,经以孙中山为首的兴中会革命党人的策动,于1900年10月8日,由郑士良在惠州一带再次发动武装起义。广州城里风声鹤唳。两广总督德寿风闻革命党人已有多人潜入广州城中,图谋暴动与暗杀清廷大员。他知道自己是革命党人在广州暗杀的首要目标,因而惶恐不安,千方百计地加强自身的戒备。他足不出两广总督衙门一步,下令调来重兵把守总督衙门,进出人员严格审查。入夜后,更是紧闭衙门所有门户,断绝一切人员进出。

史坚如将此意与邓荫南等人协商。他提议暗杀满清政府派驻广州的三位最高军事负责人,即两广总督德寿、陆军提督郑润材和由满人担任的广州将军。这是满清政府在广州最重要的三位大员。史坚如的建议得到了邓荫楠等人的赞同与支持,取得共识,遂制定出周密的暗杀计划:由邓荫南率领苏焯南、黎礼等人负责偷运炸药到广州城内的秘密机关,并购洋铁桶三个,作为装放炸药的盛具;一个炸药桶交给黄福,用来爆炸广州将军衙门;一个炸药桶交给李植生,用来爆炸陆军提督郑润材;第三个炸药桶交给史坚如,由他亲自来爆炸两广总督府门,炸毙德寿。

这天夜里,德寿批阅完公文后,又带领亲兵警卫到整个衙门前后巡视一番,认为确实防守严密毫无空隙可钻,才放心地回到内室安歇。

显然,两广总督德寿是满清在广州的第一大员,是革命党人最重要的暗杀对象,因而史坚如的暗杀任务特别重要,也特别艰巨。史坚如经过侦察调查,就以变卖家产所得钱,在两广总督衙门附近的后楼房街租了一幢房子。他用远视测量法测得德寿卧室的方位和距离后,就和三个同志从住宅内开挖地道,锹铲并用,日夜奋战,终于挖成了一条直通到德寿卧室下面的地道,地道狭窄,仅够一个人躬身进退。接着,邓荫楠从澳门运来一百多斤炸药,装入一只特制的洋铁桶中,乘夜搬运到租屋内,安放到地道的尽头,装好雷管与导火索。

小心而又颟顸的德寿自觉两广总督衙门防守得万无一失,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暗杀的危险正从他所居住的衙门房屋的的地基下向他逼近:总督衙门内宅的地底下,一条仅够一个人躬身进退的地道,已在人不知鬼不觉中挖成,自衙门外邻近的屋宇内伸来,直通到得寿卧室的下面。此时,地道尽头已安置好一只装满一百多斤炸药的洋铁桶。就在德寿睡下不久,一条导火索“滋,滋……”地燃向炸药桶。映着导火索燃烧的星光,似地火,将要摧毁腐朽没落的专制统治机构。约一小时后,只听一声巨响:

图片 3

“轰——”

1900年10月27日夜,史坚如第一次点燃导火线后,就锁上房门,与战友迅速撤离,分头避往香港。史坚如登上了开往香港的轮船上,等到预定的爆炸时间已过,却仍不见动静。史坚如不知出了什么问题,但绝不愿既定的计划与多日的辛劳毁于一旦。史坚如毅然决定让其它同志避走香港,自己重新登岸,冒险独自返回居室,才发现炸药的导火索因受潮而熄灭。但这时天已大亮,估计德寿肯定已起床离开卧室,因而不能再引爆。于是,史坚如忍着饥饿与疲累,守在屋内,一直等到第二天,即10月28日的凌晨,估计德寿已回到卧室安歇,才再次点燃了导火索。史坚如眼看着导火索吐着火舌燃向地道的那一端,才迅速撤离租屋。史坚如这次不立即登船,而是到一位同志家中等候消息。两广总督德寿自觉两广总督府防守得万无一失,但德寿万万没有想到,暗杀的危险正从他所居住的府门房屋的的地基下向他逼近。地道安置好的一只装满一百多斤炸药的洋铁桶,一条导火索“滋滋”地燃向炸药桶。映着导火索燃烧的星光,似地火,将要摧毁腐朽没落的满清专制统治机构。约一小时后,只听轰得一声巨响,地底下的爆炸冲天而起,总督府的八间房屋与两丈八尺长的后墙被炸得瓦砾纷飞,墙垣皆塌。爆炸巨响震动了整个广州城。史坚如见事已成,十分高兴。

地底下的爆炸冲天而起,总督衙门的八间房屋与两丈八尺长的后墙被炸得瓦砾纷飞,墙垣皆塌。爆炸巨响震动了整个广州城。

壮烈牺牲

然而,由于德寿的居室稍稍偏离爆炸中心,而没有被直接命中,德寿幸免于难。巨大的爆炸力把睡梦中的德寿从床上掀翻于地下,滚出数尺之远。从睡梦中惊醒的德寿吓得魂飞魄散,浑身哆嗦个不停。

第二天清晨,史坚如到街上打听消息。广州全城都在议论前所为见的两广总督府爆炸案。街人纷传德寿死里逃生,史坚如很是怀疑,冒险到出事现场观看,果见德寿正在气急败坏地吼叫,饬令其手下克日破案,捉拿凶手严办。原来,德寿的居室稍稍偏离爆炸中心,而没有被炸药直接炸到,德寿幸免于难。威力巨大的炸药气浪把睡梦中的德寿从床上掀翻在地下,翻滚出数尺之远。从睡梦中惊醒的德寿被吓得胆战心惊,浑身哆嗦个不停。史坚如深以一击不中为憾。这时,清廷缇骑四出,大街小巷步满兵丁,广州城形势十分紧张。在同志们的再三劝说下,史坚如准备先去香港避避风险,另图他法。史坚如先在珠江南岸的培英书院住了一天,又回广州城内家中一次。没想到其叔父丧尽天良,发现史坚如的行踪后,就悄悄地向满清官府告了密。就在史坚如离家赴珠江边的码头途中,被满清介字营勇截捕。满清官吏从史坚如身上搜得一份炸药配置单。

兴中会策划的广东第二次武装起义计划

史坚如被捕后,满清官吏立即开堂审问。史坚如镇定自若,毫无惧色地对清吏说:“你们慢慢再问,我已两天没有吃饭了。你们给我买碗面来,等我食饱再说。”史坚如吃过面条后,满清官吏问谋炸德寿事,史坚如直认不讳。清吏问史坚如:“为何要谋炸暗杀朝廷大员?”史坚如慨然回答道:“满清政治腐败,人民受苦,以至忍无可忍。这都是你们这些狗官干的!所以我要杀尽你们才心甘!”清吏问史坚如:“是何人指使?”史坚如答道:“自己出钱,自己办事,以求达吾目的。此等事端,置身家性命于不顾。史某非愚,岂肯受人指使而冒昧如此之理?”

爆炸两广总督衙门案发的第二天,一位体弱多病、貌若处女、举止文静的年轻书生被清方介子营勇捕获。他就是这次爆炸两广总督衙门、谋刺两广总督德寿的“主犯”、著名革命党人、孙中山早期的亲密战友史坚如。

图片 4

爆炸两广总督衙门、谋刺两广总督德寿,是以孙中山为首的广东革命党人为配合与支持郑士良在惠州一带发动的武装起义而精心策划的。这是辛亥革命准备时期革命党人进行的第一次暗杀活动。

狡猾的清吏为兴起大狱,以为史坚如年轻可欺,就对史坚如伪言哄骗百般笼络,企图诱史坚如供出同志与平素相识、多往来者,加以逮捕迫害。敏锐的史坚如识破清吏用心,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故意在供词中列举出当时广州城内许多达官、显宦、巨绅多人,不是清吏的好友,就是他们的至亲。史坚如的戏弄把审问的清吏气得瞠目结舌、暴跳如雷。清吏不敢将其供词原稿送呈清廷,只得用墨汁进行涂抹,却谎称为史坚如所为。清吏恼羞成怒,对史坚如转用酷刑逼供,竟残酷的施以拔手足指甲、火铁烫烙等酷刑。史坚如始终冷静沉着,睥睨清吏,没有出卖一个革命党人。满清官吏无计可施,只得在1900年11月9日将史坚如杀害。史坚如被押到刑场上时,感叹道:“悔矣,恨矣!”刽子手问他“悔什么?恨什么?”史坚如答道:“一击未中,悔恨终生!”悔恨未能炸死德寿,未能完成革命党交给自己的任务!史坚如慷慨就义时,年仅21岁。

图片 5

史坚如的壮烈义举与英勇牺牲,引起革命党人的极大悲痛与高度崇敬。孙中山称赞史坚如是继陆皓东之后“为共和殉难之第二健将”,并说:“坚如聪明好学、真挚恳诚与陆皓东相若,其才貌英姿亦与皓东相若,而二人皆能诗能画亦相若。皓东沉勇,坚如果毅,皆命世之英才,惜皆以事败而牺牲。元良沮丧,国士沦亡,诚革命前途之大不幸也!而二人死节之烈,浩气英风,实足为后死者之模范。每一念及,仰止无穷。二公虽死,其精灵之萦绕吾怀者,无日或间也”。日本志士宫琦滔天赞扬史坚如是“中国革命之天使”。

史坚如

史坚如这样一位英勇豪迈、令清吏丧胆的民主革命英雄,却并不是膀大腰圆、怒目金刚式的人物,而是一位体弱多病、貌若处女、举止文静的年轻书生。史坚如牺牲后,一位诗人写诗称赞史坚如:容貌妇人风骨仙,博浪一击胆如天!

史坚如,原名文纬,字经如,后改名坚如,广东番禺(今广州)人,1879年(清光绪五年)生于一户殷富的人家。其祖父史澄做过清廷的翰林院编修,是个不小的官儿了。其父早丧。史坚如自小体弱多病,少年时喜欢浏览古今史册,讲求经世之术,富于大志。广州是中国的南方门户,是最早接受欧风美雨的地方。史坚如在这里较早地受到西方民主自由共和思潮的影响。他喜读新书,关心国事,思想敏锐,崇尚平等自由,向往民主共和,沉毅真挚,任侠好义。腐败的清廷在甲午中日战争中的惨败及其引起的空前严重的民族危机,极大地刺激了史坚如,激发起他改革旧中国、推翻专制、建立共和、振兴中华的强烈愿望。每和友人议论时政,他常常愤形于色,说道:“大厦覆矣,孰尸其咎?”“今日中国,正如数千年来破屋,败坏之不可收拾,非尽毁而更新之不为功。”其兄史古愚怕他惹祸,劝他少讲。他都感慨地说:“多言固足贾祸,但国家危辱如此,虽虚生世上,亦有何益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1898年(清光绪二十四年)秋,史坚如听到北京传来的戊戌变法失败的消息。他对残杀维新党人的慈禧太后充满愤恨,说:“此老妇可杀也!”他与友人“备述其事,相与嗟叹,决意推陷廓清之举动”。史坚如确立起反清革命的志向,立志做“世界第一等事业人物”。(邹鲁:《中国国民党史稿》)为探求反清革命的道路与救国救民的真理,寻找志同道合的同志,史坚如先入广州一家美国人开设的格致书院学习;后于1899年(清光绪二十五年)初来香港,结识了革命党人陈少白与杨衢云等人,经他们引导,加入了孙中山领导的兴中会。

未久,史坚如奉兴中会命,赴长江流域考察与联络会党。他担心其母与其兄长不放心,乃请日本友人宫崎滔天出面,对其母与兄称携其赴日留学为名,乃“弃慈母而投身革命”。他到上海、武汉等地联络哥老会后,又东渡日本,拜望孙中山,共筹革命大计。他回到广州探望家人,细心的母亲觉察到儿子的行动异常,害怕他出事,就阻其外出,不让他离开家门半步。史坚如被禁家中,内心焦急,急中生智,乃佯装颠狂。这下急坏了老母,请来名医诊治。名医建议,让史坚如到香港治疗“气郁”之疾。母亲无奈,只得放行。

1899年冬,史坚如到达香港后,与陈少白一道代表兴中会,与会党首领谈判实现大联合,共同组成一个反清革命团体——兴汉会。会后,史坚如留在香港,协助陈少白创办革命报纸《中国日报》,同时积极参加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

1900年(清光绪二十六年)7月17日,兴中会领袖孙中山乘坐法国轮船“烟狄斯号”抵达香港,秘密召集杨衢云、陈少白、邓荫南、史坚如等广东革命党骨干力量到船上举行军事会议,商讨乘中国北方大乱、清廷西逃之机,在广东再次发动武装起义。最后决定,由郑士良赴惠州,在三洲田建立大营,召集会党,举起义旗,得手后向福建沿海进军;孙中山则坐镇台湾供给饷械;另以邓荫楠与史坚如到广州城内部署起义,其目的不是夺取广州,而是要在惠州起义发动时牵制住尽可能多的清军,并组织暗杀机关,相机暗杀清廷在广州城的大员,以资策应。

革命党人第一次暗杀清廷大员的行动

史坚如与邓荫楠受命后,立即赶赴广州。

开始,史坚如按计划积极部署广州武装起义。他与其兄史古愚拍卖了各自名下的一部分家产,作为起义经费。为了实现议定的“腹背夹击,夺取广州”的计划,史坚如利用广东清军内部矛盾,交结了一批旗人,策动他们进行兵变;同时,他又联络了广州城外的一批会党与绿林,约定时间,在广州成内旗人发动兵变时,聚众向城内进攻,里应外合,一举拿下广州城。

史坚如将广州举义的日子定在夏历七月的某日。

但是,到了预定举义的日子,准备起义使用的军械却因故还未运到。起义计划全被打乱。后经史坚如紧急到各方面斡旋,方决定起义计划延期举行。

但是,在这时,惠州起义却因泄密而被迫先期发动了。原来,郑士良、黄福等人到惠州三洲田召集会党,部署起义。不料消息走漏,引起清官府注意。清两广总督德寿讯大惊,急忙调派大队清军前去弹压。郑士良、黄福等人只得于10月8日在惠州仓促起事,与前来镇压的清军鏖战多日,因准备不周,饷弹两缺,渐渐不支。惠州起义军处境危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