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紫玉紫绿玛瑙真的疯了吗?来听听玉尊主怎么说!

原标题:秦紫玉紫绿玛瑙真的疯了吗?来听听玉尊主怎么说!

把握当代玉文化的独特性,学会用文化的视角面对收藏,这是当代玉器收藏者无可回避的问题。藏玉藏的是什么?收藏实际上追求的是一种文化境界,这是核心内容,玉文化的追求意义也在于此。 

这两年是紫绿玛瑙非常火的几年,无论是天工奖,百花奖,还是

在我国历史上,玉文化源远流长,堪称中华文化当中延续传承时间最长并贯穿整个文明史的标志性文化。时至今日,在传承的同时,玉文化内涵因时代不同而产生了很大变化。这种变化如何影响收藏?作为一个收藏者在新的文化背景下如何自我定位?这样的问题无论对于整个玉器收藏界,还是个体玉器收藏者,都至关重要。 

图片 1

流动的玉文化 

玉龙奖,陆子冈杯等到处都有紫绿玛瑙的踪迹,紫绿玛瑙以黑马之势迅速被市场和玉雕界被认可。紫绿玛瑙有着丰富的漂亮颜色和温润质地,给了玉雕师很大的创作空间,加上紫绿玛瑙迅速在市场走俏,于是,一批又一批的雕刻师,加入到紫绿玛瑙设计和创作大军中。

现在愿意讲玉文化的人越来越多了,凡是举办各种与玉有关的活动,无论展览还是售卖,都一定会打出弘扬玉文化的旗号,那么,在当代社会生活背景下的玉文化是什么呢?你要弘扬,又弘扬什么呢? 

图片 2

实际上,在历史长河中,玉文化不是一个空洞的概念,也不是一种静止凝固、永远不变的定义。回头看看我们的历史,仔细研究一下古代玉器所留下的时代痕迹就会发现,玉文化是一个动态的变化的过程,不同的时代,其意义并不一样,这就注定当代玉文化一定有着属于当代的特点。 

紫绿玛瑙首位金奖得主张全保表示:二十年呕心沥血,做为玉雕人,必须从不言败,敢于正视自己的内心,不断地寻求创新和突破。玉不分高低贵贱,每一块玉石的灵魂与生命,需要玉雕人去赋予。没有不好的石头,只有不用心的雕刻师。

举例来说,春秋战国的玉文化就是“礼”的文化,它一方面保持沟通人与自然的特征,另一方面又借助于玉的物理属性传递思想道德,像“君子比德于玉”,就是将道德规范附着于玉上,借助玉的物理特性来建立思想体系,规范、指导社会与人。 

图片 3

到了秦汉,“礼”的概念趋于消失,玉的权力象征、政权的标识意义被凸显,财富的概念逐渐增强,然后玉的文化轨迹就朝着身份与财富的象征方向发展下去。 

我们应该去了解到玉石的石性与内在的变化,不违背玉的雕刻理性,如此,无论什么样的玉石都会有自己独一无二的魅力。懂得自然法则,顺应自然规律,结合实际经验与磨砺坚持,就具备一个好的雕刻师的资质。坚持磨砺,创新,永不言败是我们玉雕人应有的精神,也唯有如此才能为玉雕行业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到了明清,玉的宗教意义已消失,玉成了权力的标识——皇家控制着玉的开采权,大玉的使用为皇家专属……此时的玉是权贵的身份象征,也是财富价值的体现,但同时也是艺术的载体,有着鲜明的艺术品特征。 

图片 4

而到了当代,玉不再代表权力,不再代表神权,不再代表“礼”,甚至不再代表财富……那么当代的玉到底是什么?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讲的是情操,“金玉满堂”讲的是财富,“颜如玉”讲的是审美……

实际上,当玉不再是皇家的专属而进入到市场经济环境之后,它首先具备的是商品的属性——玉在当代首先是一种商品。其次,玉这种商品又不同于一般商品,它具有自身的核心特征,与各种社会需求密切相关,既具备物质层面的意义,也具备精神层面的意义——今天的玉所拥有的是艺术品的特征。可以说,玉的艺术品特征才是当代玉文化的落脚点。 

秦紫玉文化最终要落到具体的玉的原料与作品上,也是通过收藏行为来体现的。在我们确定了玉的商品属性与艺术品属性之后,收藏行为也就围绕这个定位展开。

我们看到,玉文化的兴起正是在我国经济实力逐渐增强,人们在满足物质层面需求进入到精神层面之后才出现的。玉石消费逐步放大,受众剧增,价格上升,这种现象集合起来成为了“文化热点”,而这个“文化热点”,是依存于艺术的影响力,是依附于玉本身的哲理,是关于艺术的审美,这是当代意义的。当你去用艺术品的观念看待玉的收藏,思路与价值判断自然也就清晰了。 

可以说,秦紫玉的收藏,一定与钱有关,但不是简单的买卖,要收藏到好的东西并不是仅仅靠钱就能解决的,而且对于收藏来说,过程比花钱重要得多。

玉的收藏“疯狂”吗 

图片 5

我听到一种说法,这种说法认为,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对玉的追捧根本称不上“疯狂”,至少与历史相比不是最“疯狂”的。 

从行为动机而论,当大把的钱被拿出来用于买秦紫玉,购买者所看中的并非文化价值,也没有审美和艺术观念,他所最为看中的是秦紫玉的升值空间,因为有利可图而进行投资,可是,秦紫玉的属性是商品,同时也是艺术品,那对于秦紫玉,没有文化基础的投资是什么?实践当中,投资往往演变为投机。既然是投机,那么“偷鸡不成蚀把米”就是一种正常结果了。

首先,古人对于玉的痴迷状态,用之沟通天地,沟通人与自然,当代人是没有这种状态的;其次,我们最耳熟能详的例子就是秦国曾用15座城池换和氏璧的事情——一块玉可以等于十五座城池,那才叫真正的“疯狂”。同样,我们看清代是怎样使用玉材的:当时一些大玉都是将其从新疆的昆仑山上采集下来,然后一路历尽艰辛运回京城,再加上名匠雕琢……就为了一块玉,其所耗人力、物力与金银为今天所不可想象,“疯狂”程度令人咋舌。反过来看今天,我们之所以对玉的市场有“疯狂”的感觉还是我们的起点太低,“疯狂”是与30年前对于玉文化、玉的价值漠视相形对照所产生的。 

花了钱,“蚀了米”会有痛的感觉,但是这种感觉又不同于真正收藏过程中的体验。收藏是快乐与痛苦交错的过程,也会发生打眼,不可避免地交学费,但这个过程是一个提升自己文化、品位与鉴赏能力的过程。

这种说法很有意思,而我们所要探讨的问题是,什么原因使得玉在当代忽然有着这样强劲的发展势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